小扎的两难选择:少赚钱或者损害20多亿用户心理健康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12 03:44

网易科技讯 1月10日消息,近日华尔街日报发表文章称,面对众多投资者和前高管有关Facebook既让人上瘾又危害民主的指责,Facebook 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承诺在新的一年里要“修复”问题。但他究竟会走多远呢?他将如何处理面前的两难境地:要为20多亿Facebook用户的福祉牺牲公司的收入吗?

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

当科学家开始发现香烟与癌症的关联性的时候,烟草行业对他们禁言——直到数十年后,迫于法律压力才承认该真相。

想象一下,要是他们当初准许那些研究人员发表论文,又或者认真对待该信息,为了吸烟上瘾者的福祉主动破坏自己的赚钱机器,会怎么样。

两难境地

以往没有人谴责Facebook引发“癌症”,但它的创始人兼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如今已经站在类似于当年的烟草行业的十字路口。

不少的Facebook投资者和前高管公开指出Facebook不仅从心理上容易让人上瘾,还危害民主。面对来自这一人群日益加大的压力,扎克伯格承诺通过实施几项措施来“修复”Facebook,其中包括“确保人们花在Facebook上的时间是值得的。”

扎克伯格最近向投资者表示他想要他的公司“鼓励用户进行有意义的社交互动,”还说“吸引用户花时间在Facebook上本身不是目标。”

这产生了一个关乎数十亿美元经济收益的问题:他是否愿意为了20多亿Facebook用户的福祉牺牲公司的收入呢?

扎克伯格已经说过,公司将会招聘大量的内容审核员来处理假新闻和俄罗斯干预问题,这将会损害公司的利润。不过,对于未来他是否会更进一步,以用户心理健康的名义改变Facebook赖以生存的算法的问题,他还没有进行过表态。

很显然,扎克伯格在上大学期间创办的这家公司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就连他的缔造者也没能及时认识清楚它的全球影响力。

去年6月,他将公司的使命从“连接”全世界变成让世界变得更紧密。他说,他以前觉得让人们能够发声本身就会让世界变得更加美好,“但我们的社会仍然是分裂的。现在我认为我们有责任去做更多的事情。”

Facebook的负面影响

去年12月,在对科学文献和自己的研究进行整理后,Facebook研究者公开承认,Facebook上个人和小群组之间的直接通讯和分享会带来积极的影响,但浏览其他用户的状态更新会让人觉得不开心。

在2017年初的一项调查中,英国皇家公共卫生学会让1500名年轻人评价五大社交网络对心理健康是好是坏。结果显示,当中除了一款服务,其它四款都对心理健康有负面影响。Facebook、Twitter、Snapchat和Facebook旗下的Instagram全都会促使调查参与者拿自己的生活跟别人的生活进行比较,这种现象被称作社会比较。唯一的例外是谷歌旗下的YouTube,这部分因为该视频平台上通常是一对多的沟通交流,个人对个人的社交互动仅发生在视频评论上。

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研究人员展开的另一项研究也总结称,Facebook会使得人们觉得自己过得不如别人。据其中一位研究者欧哈德·巴尔齐莱(Ohad Barzilay)称,有意思的是,这种影响在年轻人当中尤其明显,但在年龄更大的群体中会减小:该影响在超过30岁的受访者当中并不存在。

研究过FOMO(任何事都“担心错过”)现象的杜克大学博士生杰奎琳·里夫金(Jacqueline Rifkin)指出,社交网络还会让我们觉得痛苦,因为它会让我们觉得任何我们没跟朋友在一起的时候,我们都会错过他们的社交活动。即便我们自己在经历的东西——如精彩的度假——客观来说比我们的朋友在做的事情美好,那种痛苦感也会袭来。

里夫金的研究表明,出现FOMO的心理并不是因为羡慕嫉妒,而是因为某种要原始得多的心理:如果我们的亲朋好友在我们不在的时候一块活动,我们可能不久以后就会被排除在群体以外。

各种研究表明,你使用社交媒体网络的频率,至少跟你使用它的方式一样重要。这一点适用于有史以来人类所使用的一切东西上,因此它并不让人意外。

“我们来假设该研究的其中一项发现是,对人们最有利的做法是,限量使用Facebook,一周只看一次。”研究在线社区已有20多年的卡内基梅隆大学教授罗伯特·克劳特(Robert Kraut)说道,“如果研究真的得出那样的结论,那会给Facebook带来怎样的商业后果呢?”克劳特已跟Facebook的研究者展开合作,基于来自该社交网络的数据发表研究成果。

实施改变

我们不久以后可能就会知道该问题的答案。Facebook或许有能力防止我们用危害性的方式使用它的服务——如果它想的话。Facebook已经在使用部分最先进的人工智能技术来模拟我们与它的产品和广告进行“交互”。Facebook的公开声明表明,它觉得自己能够运用同样的工具来防止用户过度沉迷。

该社交网络巨头已经在采取措施改变它的服务——主要是动态消息(News Feed),它可谓Facebook自2006年上线以来大获成功的关键所在。正如该公司的首席研究者在最近的一篇博文中所指出的,那些措施包括Facebook自认为会降低其服务的参与度的手段,其中包括隐藏带有引诱点击标题的内容和假消息,以及提升来自朋友的帖子的比重。

Facebook目前也在力推它和其他人认为更有利于我们的心理健康的服务部分。随着用户继续减少在Facebook上分享自己的生活点滴,该社交网络在更多地鼓励他们加入和使用群组功能。该公司也在它的Messenger应用上展示更多的广告,那是它突然之间偏爱的人对人交流发生的地方之一。

正如使命宣言所标榜的,Facebook以让世界变得更加紧密的理念为基础。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实现那种连接的方法——被该公司委婉地称作“参与”,但专家的描述来得更加准确:成瘾——似乎对扎克伯格热切想要造福的人有害。扎克伯格必须要面对这一点。不同于过往同样面对自家产品的危害性的CEO,他似乎更加愿意承认那些。

Facebook可能会很好地达到扎克伯格所说的目标。又或者,它可能会屈从于经济逻辑:光是2017年的前九个月,该公司“迷人的”动态消息算法就推动营收大涨47%。(乐邦)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